• 2018年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5% 2018-02-17
  • 学思践悟十九大丨她用音乐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自信 2018-02-17
  • 明年起金融为新能源车加速助力 自用新能源车最高放贷比例调高85% 2018-02-17
  • 印度高官称孟加拉国对印构成“安全威胁” 2018-02-17
  • 和燕路过江通道开建 缪瑞林宣布开工并致辞 2018-02-17
  • 新兵不再只有一个班长,新训班长成“共享资源” 2018-02-16
  • 人民日报评“辱母杀人案”:法律如何回应伦理困局 2018-02-16
  • 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东升 2018-02-16
  • 从“跟跑”到“领跑” 这五年,深圳创新能力持续增强 2018-02-16
  • 咸香清甜 腊味当造 2018-02-16
  • 世界经济论坛:收入财富不平等成全球经济首险 2018-02-15
  • 交易所严把“资产回A”关 江南嘉捷豫园股份回复问询 2018-02-15
  • 《明星大侦探3》王鸥回归 想要反串跟鬼鬼组CP 2018-02-15
  • 《繁花》是否只是“魔都之花”? 2018-02-14
  • 世界安溪乡亲联谊大会开幕 2018-02-14
  • 总书记牵挂的“悬崖村” 现在咋样了

    记者 陆培法

    2018年02月08日13: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总书记牵挂的“悬崖村” 现在咋样了

      2017年3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四川代表团审议时,特别提到了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的“悬崖村”。他说,曾在电视上看到有关“悬崖村”的报道,特别是看到村民们的出行状况,感到很揪心。了解到当地建了新的铁梯,心里稍稍松了一些。

      总书记牵挂的“悬崖村”,现在咋样了。今年春节前,记者来到被称为“悬崖村”的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的阿土勒尔村,一探究竟。

      “悬崖村”,为什么悬在总书记心里?

      阿土勒尔村,位于全国最大彝族聚居县昭觉县支尔莫乡,坐落在海拔626米至1600米土壤肥沃的山坳中。以前,村民出村进村,需要攀爬落差800米的悬崖、走过12级218步藤梯。200多年来藤梯是居住在此的彝族同胞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最快捷的通道,外界称之为“悬崖村”。

      李白有《蜀道难》传世。那条架在绝壁上的路,真真比蜀道难上十倍!

      从勒尔小学望上去,是望不到顶的高山。“路在哪儿?”向导土比日格指着峭壁,说:“就在悬崖上。”

      越往上走越陡峭,也越来越难走。悬崖峭壁上的路,每迈出一步,须手脚并用。回头看,心惊肉跳。往下看,头晕目眩。

      攀扯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了平缓的地方可以歇歇脚。坐在这里,放眼望去,左边是古里拉达大峡谷,夹在支尔莫乡勒尔村和哈甘乡瓦屋村的深山里。谷底是古里拉达河,河水湍急,锵锵作响。山间,高压电线横空出世,飞峡而过。

      以前,村民进出村子,走的是藤条和木棍搭成的藤梯,还有数小段没有天梯的原始窄道。一般每周下山赶集一次,背上花椒和核桃,到离山脚几公里远的莫红小集镇去卖。

      “一些收购商知道我们是悬崖村的,断定我们不会再把东西背回山上,故意压低价格。”村民们说。大件物品,村民买了也无法运上山。赶集时只买些日用品、简单的生产工具及肥料。村里养的牛、羊、猪,卖不到山下,只能自己吃。

      生病是个麻烦事,年纪大的基本上都靠村里有医术的老人用土方解决。如果年轻人或女人生病,就绑到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身上,前后几个人扛着扶着下山进医院治疗。

      攀天梯,爬山路,需要一定的勇气,我们一行用了近4小时,终于登上了悬崖村。手脚发软,心里发虚,脑中缺氧,记者的体能已快到极限。汗水淋漓的身体被山风一吹,嗖凉嗖凉的。

      风光往往就在险境之间,位于半山台地上的阿土勒尔村的勒尔社就是这样一个“世外桃源”的所在。

      屋舍错落、鸡犬相闻、阡陌纵横,花椒树、核桃树掩映在家家户户之中,红红的大南瓜、金黄金黄的老玉米、个头不小的土豆,散落在每个庭院里。老母鸡闲庭信步,牛叫狗吠,余音袅袅。

      村支书某色吉日告诉记者,200多年前,勒尔村的先辈们为躲避战乱,迁徙到此,发现这里土地肥沃,易守难攻,就把家安在了山坳里的缓坡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这里由于小气候好,农作物产量高出大凉山的其他地方。

      孩子们,为什么悬在州委书记心里?

      在记者采访的数天时间里,凉山彝族自治州委书记林书成一直与干部们商量着再到“悬崖村”去看望和慰问。

      在“悬崖村”钢梯建成前后,林书成曾四上“悬崖村”,实地调研考察藤梯的改造。林书记告诉记者,他4年前第一次去“悬崖村”时,最揪心的是全村小学生的上学出行问题。

      “小时候,爸爸要带我下山,总会带上一根绳子,一头系在他的腰间,一头系在我的腰上。上山时,我走前面,他走后面。下山时,我走后面,他走前面。” 村民莫色子古说。有了爸爸的保护,孩子们上下天梯,一点都不怕。等到了16岁,便可以独自上下天梯了。

      地理位置太特殊,山下的勒尔小学实行上10天课、放4天归宿假的作息制度。“见不到孩子家长,我们不允许孩子离开学校。如孩子来上学,没看到家长送,我们要严厉批评。”勒尔小学校长吉克说。如遇家长没有时间,学校老师会把孩子送至第一层天梯,等村里邻居赶来后,照顾孩子们上天梯。

      “现在进村的路,已经变成钢梯了。”向导告诉记者,原来的藤梯,已经被用钢管搭建的钢梯所取代,钢梯两旁还焊接了扶手。比起藤梯的步步惊心,这条钢管路走起来要让人踏实安心得多。

      钢梯,是从2016年8月开始启动修建的,州、县两级财政共投入了100万元。当年11月,钢梯完工投入使用。向导介绍说,这些钢管牢牢焊入悬崖,一共组成21段、767级台阶。整个钢梯用了大约1500根、40多吨钢管,光是固定的扣件,就用了6000多个。

      钢管都是村民一根根背上山的。修建钢梯时,莫色子古负责统计钢管数量、计算人员工资。1.5米的钢管,每背一根工钱10元,6米的,每根60元。与原来的藤梯相比,钢梯是直上直下的,不仅比藤梯好走、安全,还节省了路程。喷了防锈油漆后,寿命可达10至20年。

      校长吉克伍达介绍,2017秋季学期起,该校就只允许学生在彝族年等重大节假日和寒暑假回家,家长可随时到校探望学生。这样,住在勒尔社的24名学生每年回家的次数降低到过去的1/10。

      今年春季学期开始,各个年级学生已实施减免费用而且给予补助。全州同样条件的1292名学生,凉山州教育局将落实每生每年补助4500元。

    (责编:陈思危、陈汝健)
    天津频道 |